生物骇客 2016(四):运作与经营之道

2020-07-24 分类:E生活坊 作者:

《生物骇客 2016(三)》,以美国巴尔的摩的生物骇客空间 BUGSS 为例,讨论了公众对生物骇客空间的疑虑与转机。以下将继续以 BUGSS 为例,讨论生物骇客空间的财务运作与经营之道。

钱、钱、钱

能让运作经费稳定而充足,是生物骇客空间的重大挑战之一。开始的创始金,有些骇客空间是透过群募平台如 Kickstarter 获得 (Callaway, 2013; Holmes, 2013),有些申请了政府补助,有些参加科技或设计创新比赛得到了一笔奖金 (Amplino, 2016),另一些如 BUGSS 则由核心成员们自己掏出了存款。紧接着,就要迅速的在创始金还没用完之前,让空间的收支平衡。BUGSS 为了确保投资稳当且营运顺畅,成立了董事会与执行委员会,并在筹备期就仔细的撰写了商业计画,预测现金流动,规划营收策略。虽然与现实略有出入,但充分筹备能让永续发展较为轻鬆。BUGSS 最主要的收入来自学程的学费与会员的会费,会员们能共用实验室空间以及部分的常见分子生物试剂与化学药品,但需要个别负担自己实验的其他开销(图五)。BUGSS 的核心成员表示,补助与捐款很难支付日常的营运所费,因为这些款项通常是针对特定的计画或活动,而非空间长期的运作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一些已成功将研发成果商品化 (Amplino, 2016) 或研发成果参加比赛获奖 (Essaidi, 2013) 的生物骇客空间,也多少都会将这些资金回馈给空间的运作。

生物骇客 2016(四):运作与经营之道

图五、鸡生蛋,蛋生鸡;生物骇客的参与,支持了骇客空间的存在,骇客空间又茁壮了生物骇客的社群。约翰蓝侬曾说,『一个人作梦,梦想只是空想;一群人作梦,梦想就会成真。』让一群人一起作梦,或许就是骇客空间的功能之一吧?(本文作者曹存慧摄)

BUGSS 的营运中有两个容易被忽略的小细节,特别值得一提:其一、BUGSS 因为在最初没有跟国税局申请免税额,不但因此缴交了许多应可避免的税金,而且依照美国的法令,慈善基金往往只能捐钱给免缴税的非营利机构,所以也少了很多获得赞助的机会,这点在其他国家包括台湾,可能也是类似的状况;其二、他们没有在一开始就规画有效率的会费收取方式(例如信用卡定期自动扣款),造成后来几近心力交瘁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 

社群活动与教学

骇客空间内活动的种类越多,就能吸引更多的参与者,但也会分散骇客社群的资源,阻碍计画的推进。BUGSS 的主要活动为演讲、学程、研发,三个类别,并偶有实验室开放日等社区互动活动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

演讲

演讲是最受欢迎的类别,出席率极高,也让许多人第一次踏入骇客空间。因为 BUGSS 所在的巴尔的摩附近有着密集的研究机构与学术单位,所以他们能持续的邀请到顶尖科学家,与群众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,阐述他们研究对社会的重大影响。演讲的主题非常多元,涵盖了免疫、合成基因体学、生物资讯学、科学研究的伦理与道德等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

学程

BUGSS 设计了两个学程,一个是分子生物与合成生物学,一个是 3D 列印。原先的构想,是预计让学员能够孰练这两个项目的实验室技能,然后应用在研发专案上。不过,学程的学员多半没有相关的背景,加上多数人缺课颇多,很难在学程结束时精熟所需的技能与知识,这个困境 BUGSS 至今仍无法破解,阻碍了 BUGSS 社群内的研发活动。但是,也有部分完整参与学程的人,不但获得了所需的技能,而且还能传授所学给其他人,成为类似种子教师或助教的角色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

研发

在研发课题的推展上,许多成员缺乏足够的能力去自行执行他们的构想;又有许多自行发想的主题不可行或需要仔细的评估调整,理由可能是因为:太过庞大或複杂、科学上不可能、或相同的研究过去已有别人发表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为了节省资源,BUGSS 后来决议全力发展两个研发专案,一个是使用合成生物学製造能够监测环境汙染的感应物,另一个是植物细胞的生物列印。因为与前面所述的两个学程相辅相成,所以能在社群中培养有能力支援这两个专案的专才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有了明确的研发方向,也较容易向公众、慈善团体、政府机关、或是相关的生物科技或医药厂商,募集所需的研发经费。

为了更有效率的推进研发专案,BUGSS 近期也开始举办常态性的进度报告会议,分享和讨论各自的研发进程。因为社群内成员的流动,所以每一个专案都成立了工作小组,让新成员可以尽快与现行研究接轨,在成员来来去去的情况下,维持专案的顺畅与推进 (Scheifele & Burkett, 2016)。

连结:生物骇客 2016(五):结语


参考文献

上一篇: 下一篇: